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未来的天空

繁星的天空

 
 
 

日志

 
 

野史逸闻:西厢记--唐代少女被始乱终弃真相  

2006-03-05 12:02:43|  分类: 国之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元稹的〈莺莺传〉是一个关于初恋的故事。王实甫的〈西厢记〉则不是,它的结局太完美,有鸵鸟主义的嫌疑。

  一件事情发生很久以后,人们往往会忘记它的本来面目。在开始的时候这个故事里有三个人:张生或者元稹和崔莺莺,后来又多了一个,变成:王实甫,张生,崔莺莺和红娘。在元稹的故事里他就是张生。这样说是因为许多人认为〈莺莺传〉就是元稹的自传小说。所以虽免不了给自己贴贴金,但在多数时候他还是写得很老实的。王实甫就不一样。他的态度比较不端正,有点儿恶搞,心态是〈反三国演义〉那种的。某种意义上说,他就是红娘,使劲地把两个人撮合在一起。王的故事比较受欢迎。(当然那是在过去。现在都是没人看的)因为他写的结局更完美,起到了那个时代的少女漫画的作用(男生也可以当成励志故事来看)。我想对于王编的这个结局崔莺莺是肯定比较满意的,张生会觉得不自在,红娘的心里却应该是酸酸的吧。

  

  元讲的故事大概是这样的: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姓郑的寡妇要回长安去,路过蒲州的时候她住进了城东十余里的普救寺。为什么一个寡妇会住到庙里去呢?元才子没有说。我猜想这个庙应该是很大很空的,中唐时候社会经济不如从前了,和尚也变少了。于是这个庙的领导就组织大家发展三产,开了一个客栈。当然还存在着另一种可能就是嘿嘿我就不多说了。更离谱的是张生竟然跑去跟这个郑寡妇攀亲,认了她做自己的姨母。由此可见张生是一个很爱交际的男生。但我认为张生这样做是为了接近郑寡妇的女儿(现在已经变成他的表妹了)。故事开始的时候她已经十七岁了,在唐朝这是一个应该赶快嫁掉的年龄。〈国语〉里说:“女子十七不嫁,其父母有罪。”当然那是战争时期。张生和莺莺所处的时代则不一样,那是安史之乱后的第四十年。唐朝的形势有点儿像现在的中国。中央的精神也是讲民族复兴,虽然有些地方闹独立,但社会基本上是安定团结的。请注意我说的是基本上,郑寡妇就比较运衰,因为她们遇上了蒲州军队的哗变。

  哗变的原因据说是这支军队的监军——一个叫丁文雅的宦官不擅抚军所至。 唐朝用宦官做监军有着悠久的历史:“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硬道理可不是老毛发明的。皇帝对领兵在外的将军不放心,就派自己信任的太监去看着。久之就成了惯例。而且监军的权利越来越大,变得常常能左右军队行动,甚至处决皇帝不满意的将军。

  现在人气很高的高仙芝,封常清就都是兵败后死于宦官之手的。相比于他的各位前辈,丁文雅算是够菜的。哗变的结果是官军变土匪,“大掠蒲人”。郑阿姨感到事情不妙,因为她是个有钱人,又死了丈夫(活着也不一定有用)。当兵的肯定会来抢她。如果她再自恋一点,觉得会被劫色也说不定。写到这里忽然想到高中哲学课本里的至理名言:要辩证地看问题。蒲州军乱对郑阿姨来说是件坏事,对张同学来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了。前面说到张生是一个爱交际的人,他认识了一些蒲州军队的将领。唐朝是一个尚武的朝代。读书人结交武人很平常,但是这一次张生的这帮哥们儿可派大用场了。他们派人保护了普救寺里的郑阿姨母女,使她们免受乱军的骚扰。张生的这些哥们儿竟然能操纵乱兵?看来这并不是一场单纯的哗变,极有可能是这些军官利用士兵来跟朝廷讲价钱。靠这邦阴谋家帮忙当然不利于王实甫把我们的张同学写成元朝的少女杀手,所以在后来的〈西厢记〉里这一段变成了张生和白马将军杜确一起平息了这次军乱。杜确的外号很帅,而且也很有实力,是一个有前途的年轻人。所以王实甫在〈西厢记〉里安排郑阿姨动员莺莺嫁给他。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张同学估计就要挂了。可是在元才子最初的记载里张生并不认识杜确(我这么写元才子泉下有知的话大概会很愤怒:“妈的我认识谁还要你来告诉我?”)。

  而杜确在〈莺莺传〉里也完全是一个背景人物。我想这大概有两种可能:一,郑阿姨是一个重义气的女人,她很感激张生保全了他们母女,想把女儿许配给他。后来郑阿姨就一直装傻,还给张生提供了不少机会;二,郑阿姨确实想过把莺莺嫁给杜确,但杜确是一个只会打仗的肌肉男,莺莺不喜欢那种类型(唐朝可不流行刘翔,受欢迎的恰恰是张生这种装纯情的男人)。不管怎么说,蒲州平定之后,郑阿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宴请自己的外甥加大恩人张生。而这一天也正是张同学等了好久的了。  二

  作为一个中国人,真是不能不懂那一门请客吃饭的学问。

  回过头看一千两百年前的这次宴会,请客的吃饭的真是统统醉翁之意不在酒啊。郑阿姨的发言就很有意思。她先痛说革命家史,重点讲了老公翘了以后她的悲惨遭遇,然后话头一转又把见义勇为的张生一通猛夸。说张生是她们一家的再生父母,还提出要让子女“以仁兄礼奉见,冀所以报恩也”。郑阿姨要张生给女儿当哥哥,这看起来对张生是很不利的,这样一来是不是等于说:“抱歉年轻人,虽然你救了我们一家,但老身我可没打算把莺莺嫁给你,你还是给她当哥哥吧。”可是元稹却说直到这时我们的张同学还是不认识崔莺莺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张生结交郑阿姨可就没办法解释了(其实如果我们站在元才子的角度想一想,他这样写只是为了别人别把他当成好色的登徒子,没见过?没见过可不等于没听说过啊)。总之正在张生很郁闷的时候,郑阿姨忽然提出要让张生见见自己的女儿。不知道张生此时是什么感受?大概真的被郑阿姨搞糊涂了吧。不过联想到郑阿姨刚才所说的把女儿弱子都托付给张生这一番话,他也应该明白郑阿姨这一番良苦用心了吧。想想这会儿我们的张同学感激地看着郑阿姨,郑阿姨却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嘿嘿可不关老身的事了~

  可是接下了的事却让张生有点高兴不起来。虽然有母亲的命令,可崔莺莺却说什么也不肯出来。过了很久,才传话说自己身体不适不便相见。郑阿姨大概觉得很没面子就生气的说:“没张兄你早叫人掳走了,你还嫌弃人家是远亲吗?”郑阿姨在向张生表明:“你看我已经很帮你了,是莺莺对你没兴趣可不能怪老身我啊嘿嘿。”此时的张生应该达到了郁闷的顶点了吧。好在最后莺莺还是来了(架子好大,就像有些约会总迟到的女生一样)。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有一段难忘的回忆,关于少年,关于初恋,关于我们心里面最重要的那个人。当彼此都生疏淡忘以后,初见的那个瞬间仍然在轮回的碎屑和时光的倒影里历久弥新,并且变化出俞加幻美的传奇。张生元稹眼中的那个莺莺真是太美了,她安详淡定,穿着极平常的服饰,没有化妆,甚至真的有一点儿憔悴的倦容,然而这并不丝毫减损她的美丽反而使她像一颗遗落凡尘的明珠一样皎皎不群。仿佛那位只从老人口中听说,从杜工部诗中看到过的虢国夫人。“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因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真正美丽的女子是不需要化妆的,不需要化妆依旧美丽的女子才是真正美丽的女子。张生啊,你小子有福了。

  但是比较尴尬的是张同学此时做了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他竟然站起身来给莺莺行了一个礼。在场的诸位一定大跌眼镜——如果那时有眼镜的话。根据我们约等于二十年的人生经验判断:张生对莺莺一见钟情了。这里面就有两个问题:第一,我个人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第二,刚才已经推断张生在此之前早就听说过崔莺莺的艳名。如果真是这样,那张同学可就要有假纯的嫌疑了。当然推断只能是推断。元才子坚持说此时张生受到了强大的视觉冲击,并且一度精神恍惚。这段时间里历代情圣的高大形象在张同学的脑海中一一闪现:萧史,司马相如,曹植,崔护,西门庆……(哈哈开个玩笑)。总之最后他受到鼓舞,下定决心要将爱情进行到底。张生很快地恢复常态,他向郑阿姨打听莺莺多大年纪。这本来就是一个清清浊浊的问题,谁知郑阿姨的回答没心眼到这地步:“今天子甲子岁之七月,终于贞元庚辰,生十七年矣。”只差没把生辰八字也说出来了。张生和这位傻老太太(古人结婚生育都早,因此郑阿姨也不太老,要命的是很可能正处在更年期)早就心有灵犀。他顺水推舟地来和莺莺搭讪,比如问你是什么星座啊之类的废话。但是莺莺一点儿要跟张生说话的意思都没有。因此这顿饭吃完的时候,张生的心情再次跌到了谷底。  每一场恋爱都是以这样的猜心游戏开场的吧。想想几天之后,张生和莺莺已经如胶似漆。那时张生再提起那天宴会上的事,问问莺莺当时心里是什么想法,为什么搞得像他不存在一样?这时候莺莺大概会说:“瞧你那傻样,本小姐要不是可怜你呀,才不会跟你好呢!”这是中国电视剧的套路,然后张生就该开始傻笑了。其实女生在决定和一个人恋爱之前和他们恋爱的时候都不会说什么真话。所以元才子提到了后来莺莺写给张生的一封长信(后面会再提到)。而这正是元才子或者说是生活本身的高明之处,因为就是从这封信里我们第一次听到了来自莺莺内心的回声。

  三续写初恋

  恋爱嘛,都是从猜心游戏开始的。两个人互相暗恋,就像京剧《三叉口》里两个人摸着黑对打,谁先看透对手心头的那团火就会大获全胜。张生是一只小菜鸟,他是暗战中一个打着灯笼的瞎子,照不见别人却暴露了自己。当然这对莺莺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她对张生应该是很仰慕了,女生嘛多少都是有点自怜自艾的,待到见了张生这一个护花有功的翩翩佳公子,必是大叹平生知己了。(假如莺莺知道这一场英雄救美人不定是咱们的张同学和“蒲将之党”唱的一出双簧,她又会怎么想呢?)张生惊艳地“为之礼”的时候,莺莺看到维纳斯冲她眨了眨眼睛。赚到了!原来不是单恋!她想。筵散人去,她又少不得回房去跟她的好姐妹红娘开开小会。一个丫环和她的小姐之间的关系,就像是一个姿色平庸的女生和班花做同桌。眼巴巴地看着班花采兰赠芍,月下花前,心里嫉妒又不能说,一面还要沾她的光,听班花大讲她多么多么看不上那个昨晚开跑车来接她的男生的时候,还要憋出一脸讨好的笑。那晚红娘想必也是一个五味杂陈的听众。她比莺莺聪明,比她勇敢,比她坚定,虽然年纪相若却一直要给她做姐姐,十多年来当定了她的主心骨。她替她铺床替她叠背哄她开心,她帮她踩死爬进房间里的蟑螂为她扯去衣服上多余的线头,她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她不说,她发现她的缺点但她忍耐。她爱她,她也嫉妒她,到如今她早就分不清她对她是什么感情,她只知道她是她生命的一部分,必须是。她的脸上又堆起笑容,要为她高兴啊要为她高兴。虽然那个张生都不知道,他救了莺莺的同时也救了她;虽然她的小姐都没想过,一个檐下住了十多年,也让她和她痴痴地看中同一个男子。

 花开两朵,表完一枝。张同学回到卧房,再也不能心安。他马上想到了红娘,虽然他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但却一厢情愿的相信她会帮助他。一个策略的迂回。像极了完颜四太子的拐子马,像极了汪副总裁的曲线救国,这是一个头脑灵活但意志薄弱的人常有的选择。像黑色电影的主角一样,他想要依赖女人了。不过他的做法可有点儿BT了。元才子说“生私为之礼数四,乘间逐道其衷”。在香客往来的庙里要“私为之礼”,想来只能在晚上了。红娘战战地走过黑黑的回廊,突然一个黑影跳出来:“喂记不记的我?”让我想到罗志祥被爆料拿着四脚蛇跑去片场吓唬女生,陶子姐说:“噫~国小男生!”不过红娘的反应比较大一点:“哇鬼啊!”然后马上跑路。元才子说“婢果惊沮,溃然而奔。”这个果字让人怀疑张同学是故意的。他的青春期还没到吗~别说我认识他~当然张生是很好运的,被他吓到的是他的粉丝红娘而不是某个欧巴桑。第二天红娘又来了,这次张生学乖了,他很正常地来跟红娘说话,大意是请你帮忙拉个皮条。红娘应该早就猜到会是这样,所以她没有伤心欲绝眼泪乱喷扭头就走,她表现出了一个瞬间失恋的女生少有的镇定(希望大家向她学习,我们的口号是:“男学刘翔,女学红娘”。)元才子说红娘建议张生去求婚。但是联想到红娘当时的心情,她的语气应该比较富有感情,比如她可能会说:“呦~张公子你真的那么喜欢她你就娶她啊~”张生的回答表现出了他性格中狡猾的一面。他先回顾了自己本来是怎样一个纯纯小男生,但自从被丘比特的箭射中以后他又多么疯狂的爱上了红娘。最后他总结说,求婚太久了,我想现在就和她啥啥的我不说白红娘你聪明自己想啦。要是不可以的话呜呜我就要挂了啊。不知道是红娘心太软还是爱情让人变傻,红娘竟然答应了,还献计说我们小姐比较假正经,我说了她还不一定听,不如公子你写诗去挑逗她吧。(窃以为这绝对科幻,天底下哪儿有这么好……这么……傻的女人啊)  张生大喜。唉~厚脸皮的奸计得逞了~他马上就写了《春词》二首交给红娘。红娘呢,是一个《第十二夜》里葳第霞式的悲惨人物,要拿着心上人的情书去送给别人。我就不写她的心情了免得又像刚才那样大抒其情。总之这封张生看来决定他小命的信随着红娘在回廊中渐行渐远。(唉你说元才子王才子你们谁写个三角恋多好啊,红娘回去把张的信撕了或者保存起来每日看三遍越看越恨,转手给莺莺一本木子美啥的把他俩搞吹,张生悲痛欲绝红娘趁虚而入,但张还是不爱红只爱莺,这时半路又杀出一帅哥,闯进莺莺的内心,咋咋咋不又二十集电视剧么?)

  当然不能让张同学久等,要是急白了头那不就又是……总之晚上红娘就呛讫咧哋呛讫咧哋地来了,一伸手:“呶,这是我们家小姐给你的”。张生立刻感到自己命悬一线,关于未来的各中设想顿时闪过眼前,他舔舔干巴巴的嘴,吞口唾沫不小心又呛了一下咳了好久又插播了川贝琵耙膏的广告,总算拆开了那封性命攸关的……信……

  评论这张
 
阅读(6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