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未来的天空

繁星的天空

 
 
 

日志

 
 

那年的那双新鞋子  

2006-02-06 12:52:38|  分类: 国之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的那双新鞋子

新年来了,街道的人气越来越旺,春联、年货将一条条街市填充得满满当当。年,就这样来了,来得紧锣密鼓,来得悄无声息,街道人流一下子就深深地浸润在年的氛围里无法自拨。
  
  但是,很快,春节又在喧闹中潇洒作别了,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记忆中,年,总是带着那特有的香味与色彩在望眼欲穿中款款而来。
  
  可是,随着岁月的流淌,那种特有的香味渐渐地淡了,那些缤纷的色彩也陈旧黯然。想是岁月也会老去的缘故?每每到年来到的时候,就不禁怀疑,这是年么?这就是我曾那么向往过的,那么期盼过的年?曾几何时,年就悄悄失却了那特有的温馨和诗意?是因为我们长大了沧桑了么?就象曾经深爱过的情人,而今琵琶别抱,欢乐已经属于别人,而留给自己的,只有那曾经的回忆?
  
  于是,不禁常常怀疑,年,是不是专属于少年的?
  
  年前,同事们都在忙着逛商店疯狂地购物,从里到外、从头到脚都会面面俱到焕然一新,有了新靴裤还要弄件新裙子,有了长筒靴还要淘双休闲鞋。起初觉得这些举动有点可笑,便自告奉勇地发扬风格看门儿,支持她们外出购物。但是,对于女人来说,这些花花绿绿的服饰却永远都是有声有色有生命的。终于,经不住这些服饰致命的诱惑了,决定外出买一双长靴。一家又一家的专卖店里不厌其烦地搜索着,同行的锦儿嘲弄说,这次购物的名字就叫“打击白跑路”,因为想买的鞋子还没设计好呢。就在我自己也快要失去信心时,蓦然回首,发现了一双宝蓝色的长靴,恰到好处地镶嵌了宝蓝色的假宝石,尽管价格不菲还是爱不释手。付款时又看到一双红色的休闲鞋,小巧而美丽,善解人意的服务员小姐赶快又递过一双浅腰黑皮鞋,绿色的水钻斜斜地嵌在脚踝的旁边,服务员小姐告诉我这款最适合白领穿了。于是,对着这三双鞋子几经比较难以取舍,每一双鞋子都仿佛会说话一样,在招唤着我吸引着我,让我恋恋不舍。锦儿不耐烦地讥讽我,找对象也用不着这么的优柔寡断,全买下不就成了。于是,服务员小姐又不失时机地以八折优惠为诱饵,一下子就拥有了三双鞋子。
  
  但是,到了春节的这一天,这三双当时爱不释手难以取舍的新皮鞋,哪双也不曾打开穿过,连试一试的欲望也再不曾有过。
  
  古人云:书非借不能读也。看来,这真是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用在衣着打扮上也很合适。记得曾经钟情过一套裙裤,围着这套衣服欣赏了若干圈,苦于当时正是孕妇就忍痛割爱了。老公也在旁边劝我,明年会有更好的款式,别想了。但快到家时,那套衣服象是有魔力一样,吸引着我又一次返回去。路上还不停地给自己打气:现在不能穿,还可以看着,等生完孩子就可以穿了。但是,命运好象是专门和我开玩笑一样,当我气喘吁吁地赶到时,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衣服已经另有其主失之交臂飞了。
  
  于是,那身衣服就永远地定格在我的记忆中,成为记忆中最漂亮的衣服,哪一件也再不能及。正如感情,得不到和已失去的往往是最珍贵的,这也许就是人的劣根性。
  
  但是,什么也会有例外。多年前,我曾经拥有过的一双黄皮鞋,虽然我得到了也没有失去过,它始终是我心底的最爱,再也无法被取代。尽管后来,拥有过好多漂亮的新鞋子,论款式和价格都远胜于那双黄皮鞋,但每一双都随着时间的推移黯然失色了,最后的结局不外乎是先淡出我的生活,然后彻底走出我的记忆。而独独那双黄皮鞋却成了我生命中永远的唯一,我今生最钟爱的鞋子。
  
  那双黄皮鞋,是多年以前妈妈在过年时为我买的一双新鞋。对于孩子们来说,过年,永远是欢乐的。特别是那个物质比较匮乏的年代,过年就意味着美食与新衣,孩子们盼望过年的心情就更急迫。
  
  过了腊八是新年。进入腊月,孩子们就开始掰着指头翘着盼望了。女孩子最热衷的莫过于过年时的新衣服了。那时的新衣服,买成衣的很少,多是去商店扯一块布料找裁缝店制作的。于是,女孩子早早地就开始交流上了,哪个商店进了新花色的布料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那一年我刚上小学,年前,正好妈妈去北京学习,走前告诉我,要乖乖地听爸爸和奶奶的话,回来给我买新衣服和新鞋子。我听了高兴极了,这个消息马上就在院子里的小伙伴和班上要好的同学马中传遍了,无一例外地都表现出羡慕的神情。此后,我就盼啊盼啊,盼着妈妈回来。虽然奶奶的饭菜不如妈妈做的可口,爸爸每天给我编的小辫也歪歪扭扭的老让小朋友们取笑,但这些都抵不上我对北京买回来的新衣服的向往和诱惑。写完作业,我会出神地望着窗外,然后突然问奶奶:
  
  “还有多久才过年啊?”
  
  “我妈会不会不给我买新衣服呢?”
  
  “妈妈会给我买什么样的新衣服呢?”
  
  奶奶就会嗔怪地笑骂:“都怪你妈早早就许给你这小妮子,简直是盼过年盼得等不到天明了”。
  
  一天又一天,好容易盼到过了腊八,迎年的工作一天紧过一天,孩子们已经嗅觉到了年的气息,准备过年,而期末考试也结束了。虽然因为淘气让老师头疼,不时地要受老师的处罚,但为了新衣服很卖力地表现着,还破天荒考了前三名,得了优秀学生的奖状。颁奖那天,老师的眼镜惊奇得几乎从鼻梁上砸下来。带着奖状兴致勃勃地往家奔。路上,邻居叔叔告诉我妈妈回来了,不过没给我买回新衣服。听到这个消息,就象是一个晴天霹雳突然之间就天塌地陷,一下子就从浪峰跌落到波谷,一路哭着往家跑。回家后才搞清楚,这个叔叔知道我做梦都在心切地盼新衣,逗我玩呢。那天蓝色的条绒上衣,胸前还有手绣的小花,太美了!比小伙伴们在裁缝店做的要精致百倍。但最心爱的还数那双黄皮鞋,黄色的皮面,连鞋子的里面也是花花的小格格,非常精美,直怀疑那就是童话中的水晶鞋。那是我生平穿的第一双皮鞋,也是当时所见过的最漂亮的鞋子了。  
  
  那时,最好的鞋子也就是塑料底的条绒鞋了,好多的孩子还是家做的布鞋。记得有一年奶奶也给我做了一双布鞋,看着笨头笨脑又土气的布鞋,心里很气恼,直怪奶奶自作主张太多事,于是,在我“无意识”地伸到火炉上烤火时,布鞋就彻底报销了,从那以后,奶奶再没有给我做过布鞋。而今,我居然拥有了如此漂亮的一双皮鞋,这在当时的小城很难看到,更别说是穿上了。我兴奋极了,象是拥有了整个世界。
  
  于是,我就想象着,除夕之夜,旺火燃起来时,伙伴们都是清一色的塑料底鞋,走在寒冷冬日里硬梆梆的地面上,肯定会发出那种“呱呱”的很难听的声音,那么我就可以好好地炫耀一下自己的漂亮皮鞋了。想到这里,得意极了,直盼望着这一天早日到来。但是到了除夕夜里,家属院的小孩儿妒忌我的那双漂亮的新鞋,就想出一个主意,他们知道我害怕爆竹,一起约好专门在我家门口不停地放爆竹,这样我就不敢出门儿了。甚至还偷偷地把鞭炮放在扫帚上点燃,再突然推开门扔进去吓唬我。于是,想象中的炫耀终究是没有机会去实现。
  
  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对那双新鞋子的珍爱。总是穿上一会儿就脱下来,然后拿布子擦掉尘土,放到我的小箱子里。家里来了客人,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我会一改往日的口拙,拿出鞋子让客人欣赏,每当客人发出啧啧的赞叹,我的虚荣心就得到了最大的满足,比吃了蜜还甜,这双鞋就这样成了我的宝贝。贪玩的我从没有穿上这双鞋子疯跑过,更没有象往常一样和小伙伴们爬墙上房子玩。所以,欣赏鞋的时候反而比穿鞋的时候多,几乎没磕碰着,更没有穿破。妈妈磨破嘴皮劝我要经常穿,不要放着,鞋小了就太可惜了。但是,我最终还是舍不得穿。
  
  第二年,脚就进不去了,但鞋却一直在箱子里躺着,这一躺就是好多年,只是以后再也不让客人欣赏了,我自己会隔一段时间翻出来看一会儿。
  
  后来,这双鞋几经辗转在几次搬家中失落了。古语说得好,弃之如敝履,谁又会注意一双过时无用的旧鞋子呢?但是,这双鞋子却永远地鲜活在我的记忆深处,从来都不曾淡忘。有几次午夜梦回,都是穿着这双黄皮鞋,在猎猎作响的旺火旁兴奋地走来走去。及至醒来,黄皮鞋和旺火都没有了,但那种满足和快乐还在心头驻留,久久不曾散去。
  
  童年的故事永远是遥远而富有诗意的,而童年的年又总让人盼得那么久,也总来得那么晚,但是却让我们一直怀念到永远。时间不停地流逝着,年的特殊魅力和欢乐也慢慢地静寂于岁月的烟尘中……
  
  而今,究竟是为了什么,自己精挑细选的三双新皮鞋却带不来想象中的欢乐和满足呢?是岁月的风尘蒙住了善感的心,还是物质生活的富裕让年变得苍白无力?
  
  其实,大家都期望能好好过一个快乐的年,但大家都说过年没多少意思,没有了想象中的热闹,有的只是一个累,连春晚大餐都象一根鸡肋索然无味。
  
  难道这年,就真的离我们越来越远?
  
  曾经的那份满足与快乐真的就随着童心一去不复返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